热搜第一!知名博主开小鹏汽车,因眼睛小被自动驾驶误判“睡着了”……橙柿对话当事人
发布日期:2022-07-20 22:38    点击次数:93

“每个人一生都有15秒高光时刻,有些人出生就注定了高光的理由……”今天,知名汽车博主、汽车自媒体《超级充电站》创始人常岩登上了微博热搜,而让他登上微博热搜的理由说出来有点让人忍俊不禁:他的眼睛有点小,经常被智能辅助驾驶系统误判为开车睡着了!

微博热搜

他的一张个人头像也随着话题“车主因眼睛小被自动驾驶误判”在网上传开。

资料图

事件的起因是,昨天有另一位汽车博主在微博上喊话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表示他在使用小鹏汽车的智能辅助驾驶功能(NGP)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眼睛比较小,所以被系统判定为“开车睡着了”,从而多次被小鹏扣减了智驾分,由此质疑:眼睛小的难道不配使用NGP?

何小鹏转发微博给相关高管,要求“看看这个情况怎么处理?”小鹏汽车官方微博随后转发了该微博,同时附了一张对话截图——截图中包含一张常岩的头像照片,照片上的常岩,因为眼睛比较小,看起来像是在打盹一样,文字对话显示,他也经常因为触发DMS系统而苦恼。

企业发声

DMS系统是智能汽车辅助驾驶系统的组成部分之一,有的叫疲劳/分神预警系统,有的叫驾驶员安全健康监测系统,它主要是通过车内摄像头对驾驶员的状态进行实时的、持续的监测,在发现驾驶员出现分神行为和疲劳状态时进行预警提示,从而提升驾驶安全。

以小鹏汽车为例,DMS系统对驾驶员分神的响应分为三级:一级时会有声音提醒+仪表上文字提示“请注意观察路面”;二级提醒,是更急促的声音提醒+安全带预警+仪表上提示图标变成红色;三级时,会退出辅助驾驶功能,并声音提示驾驶员立即接管。

围绕这个令人意想不到功能“BUG”,网友们各种调侃。有的说,“双眼皮贴了解一下”或者“实在不行开个眼角嘛”;有人担心,“会不会改完以后真睡觉的不好识别了?”

网友评论

常岩并没有因为照片被传开而生气,相反他还放出了多张小鹏汽车工作人员与他聊天的截图,透露自己因眼睛小而误触DSM系统的事已经引起了厂家重视。他在微博上自嘲:“出现在这么多媒体上,感觉像是被通缉了”。

资料图

据他透露,“小鹏已经针对这个事情专门来做优化,我觉得是很好的,会帮到很多人。”他甚至开玩笑,“希望最终的结果,不是何小鹏总亲自出钱给我开个眼角。”

小鹏汽车相关工作人员今天下午也回复了橙柿互动记者,称公司产品部已经针对网上反映的问题做了初步的优化方案,目前正在在讨论。

关于这起事件的始末以及背后的思考,李达康今天下午,橙柿互动记者也对常岩进行了采访。

记者:这件事突然上了热搜,你会意外吗?

常岩:真没想到,我这么认真的一个人,居然成了谐星。我自己也没想到会因为这事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

事情的经过是,昨晚(7月26日晚)先是一位博主在微博上向何小鹏反馈自己因为眼睛小而被DMS系统识别为开车睡着了,何小鹏在微博上@了 一位同事,让他看看这个情况怎么办,这个同事回复已经开始在优化了。

然后小鹏的工程师就找到了我,希望我授权他们把我的面部图像拿去做研发,我当即就同意了。后来我就发朋友圈说了这个事,然后蔚来的人也来联系我了。感觉他们都挺重视的,小鹏汽车为此专门建了个群,叫“小鹏P7眼睛平权群”;蔚来也建了个群,群里有7个人,其中6个是工程师。

只要能引起重视,上热搜也是有价值的。

图为常岩上节目时的视频截图

记者:你在生活中经常会遇到DMS系统误判的情况吗?

常岩:我开过很多造车新势力的车子,发现没有一辆车的DMS能过我这一关。小鹏P7会提示我睡觉,岚图FREE会在冬天为了让我“别困”而打开冷风,蔚来ET7只要我一开车就认为我疲劳和走神。

从我家到公司一般开车40分钟左右,途中一般都要收到2-3次的DMS疲劳驾驶提醒,我自己估算了一下,误报率基本上在三分之二左右。

所以后来在驾驶这些车型时,如果没有启用自动辅助驾驶系统,我就把DMS功能给关了(如果启用了自动辅助驾驶,即使关了DMS也还是会提醒)。

记者:你觉得这个缺陷的问题主要出在那里

常岩:其实我也咨询过一些专业人士,大家分析DMS系统会误判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眼睛越小,摄像头对眼部动作的抓取比较困难;二是身材矮的人,一般驾驶座坐姿比较高,而人脸识别的探头是在转向柱上从下向上仰视的,探测角度比较小,所以就会造成误判。

微信聊天截图

我最早使用的高阶辅助驾驶是特斯拉的Autopilot,这套系统目前还是靠方向盘检测驾驶员的双手有没有长时间脱离方向盘,因此我们相安无事。但是我2018年去美国试驾通用的Super Cruise的时候,我就发现无论是红外还是摄像头,只要开始检测眼睛,系统就会判定我过度疲劳。

当时通用负责这个项目的工程师看了我,他表示,除了眼睛太小,还和我的面部起伏和身高有关系,就是对检测设备来说,我坐在那里,仰角太高,目标太小。

他当时就跟我说,这是个没想到的Case(指个例、具体情况),并跟我说,等我们系统进中国的时候,一定得让我去帮忙研发。

记者:你为什么会那么重视这个BUG,仅仅是因为会带来这些不便吗?

常岩:一方面,关闭DMS系统不是长久之计。另一方面,这个系统和更高阶的辅助驾驶功能其实息息相关,比如特斯拉在美国扩大其V10.2版本FSD辅助驾驶功能的测试范围时,为了确保测试车主在使用此功能时的安全,特意推出了一套驾驶行为评分系统,只有得分较高的车主才有机会升级体验最新版的FSD测试软件。

小鹏现在也在学特斯拉推出了“智驾分”体系,它会通过评估车主的驾驶习惯,根据得分的高低,决定是否让车主获得一些更高阶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优先测试权。那像我这种情况,仅仅因为我眼睛小,分数就会受到影响,我可能就无法获得这个优先权,甚至以后连这些高级辅助功能可能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资料图

记者:这次引起大家的重视,你如何看待大家的热情关注?

常岩:我认为有两点值得特别关注:第一个是,以前大家可能觉得这件事本身比较好玩,比较搞笑,但随着以后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与此相关,相信对一部分车主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第二个是,新势力车企无论是在营销方面,还是在用户需求响应方面,从这件事来看,他们的响应毒素确实很快,而传统车企反应要慢很多。

此外,目前有一些汽车供应商来自于欧美国家,或者说开发相关功能的用户数据基础是以欧美人的身体条件为主进行的,而亚洲人在五官、身材方面都不太一样,所以应该引起汽车厂商和供应商的重视。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 唐登涛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