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上海破获一非法组织,内部居然有皇帝、文武大臣以及后宫
发布日期:2022-08-03 07:13    点击次数:88

1950年8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蓬菜分局经过三个月的周密侦查,一举破获了“顺政国”非法组织。

在所谓的“顺政国”里面,其头目叫张顺宝,自称“皇帝”,内设“文武大臣”,自己还有“后宫”。

这个案件现在来看,有点啼笑皆非的味道,看似不可思议,但在当时却是轰动一时的大事,张顺宝何来的胆子和底气,在建国后的上海欲建立其所谓的“顺政国”?

从瘪三到“半仙”,屌丝居然实现“逆袭”。

在旧社会的上海,无所世事、游手好闲、邋里邋遢的无业游民被当地人称之为“瘪三”,这个称呼带有一定的歧视味道,说实话,笔者对此也很有看法。

如果按这个标准,张顺宝就是典型的瘪三。他是江苏扬州人,十几岁便离家来沪谋生,开始在一家裁缝店当学徒,但他好吃懒做,不肯出苦力,做了三年的裁缝,一事无成,最终被老板解雇。

张顺宝此后就流落街头,成了上海人眼中真正意义上的“瘪三”,为了混饭吃,他只好到处打杂,后来混进了一家赌具作坊,没想到他对赌具这类东西他倒是很感兴趣,很快学会了制骰子,做麻将,还学会了往骰子里灌铅等一套骗人的把戏。

张顺宝小时候念过几天书,识得几个字,但家境不好,没办法给他提供更好的教育,没有知识,也就没有很高的认知水平。

赌具作坊的活干完后,张顺宝闲来无事,经常到附近路边摊看小人书。书中神魔鬼怪的故事让他着迷,帝王将相演义让他想入非非,甚至幻想着自己能当上皇帝。

慢慢地,路边摊成了他的精神寄托,小人书成了他全部“知识”的源泉,他从这里面吸收了大量的封建糟粕,所有对世界的认知基本都来自这里。

没过不久,他又被设在赌具作坊对面,也就是座落在威海卫路384弄41号的遇仙堂吸引了过去。

网络图片

遇仙堂是理教的一个堂口,理教是旧上海众多的教门中的一种,他们供奉神佛、劝人戒酒戒烟,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

遇仙堂属于理教,自然也供奉神佛,每日烛光摇曳、香烟缭绕,倒也吸引了不少群众,虽然算不上香火兴旺,但总有一些善男信女烧香拜佛。

总想不劳而获、善于搞投机倒把的张顺宝,看到遇仙堂的情况后,立刻心领神会,他认定这里是个骗钱混饭的好去处,于是便装出十分虔诚的样子,到遇仙堂入了理教,成为一名“忠实”的信徒。

张顺宝开始在遇仙堂里做跑腿的杂活,为了站稳脚跟,他显得特别勤快,十分卖力,还千方百计讨当家管事的欢心,拍马屁的功夫十分了得。

他的苦心总算没白费,没过几年就总揽了遇仙堂的大小诸事。1939年初,当家管事生病去世,30岁出头的张顺宝顺理成章地成了当家管事。

遇仙堂的收入全靠信徒捐助,许多人都知道张顺宝的出身和底细,对这个从赌坊跑出来,半路出家的主事并不信任,因此,他其实并没有多少钱财收入,日子过得仍然十分清苦。

这时,小人书里的故事再次启发了张顺宝的灵感,他苦思冥想,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来:要想成为“半仙”,就要学会装神弄鬼。

于是,张顺宝对寥寥无几的信徒说自己要“坐关”。

所谓“坐关”,就是整天在蒲团上盘膝打坐,闭目通经。张顺宝装模作样地“坐关”,装模作样地念佛诵经,其实他根本不懂佛经,只是欺蒙徒众而已。

“坐关”期内不理发,不沐浴,不食人间烟火,只可在日落后吃些果品之类未经烟火熟调的食物。

不理发,不沐浴,对张顺宝来说无所谓,反正他也习惯了,但不吃饭他做不到,在夜里没有人时他会偷偷进食。

就这样,他从1939年到1942年连续坚持“坐关”三年,不理发,不剃须,彻底变成了一副让人感到诧异的怪模样。只见他:

披头散发,头顶上带着一只月牙形的银箍,身上套着一件紫绛色的道袍,肩上披着象袈裟一样的黄色斜披,手拿拂尘,口中念念有词,双目似闭未闭,并对徒众宣称,他已修炼得道修得“半仙”之体,能与神佛交道并代神执言,宣达神佛的旨意。

这一招果然相当灵验,在当时封建迷信盛行的旧社会,一些愚昧无知的群众被迷惑,对他刮目相看。

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每逢阴历初一、十五张顺宝便在遇仙堂内正襟危坐,搞所谓“升坛”“下神”“佛祖附身”之类骗人的鬼把戏。而每月到了这个时候,小小的遇仙堂总是人山人海,烟火缭绕。

经过他这么一折腾, 北大跳楼遇仙堂居然有了名气,前来求医问药、顶礼膜拜者日盛一日,络绎不绝,香火钱也随之骤增。

社会上一些三教九流之辈,为非作歹之徒坏事做尽,总想得到鬼神的庇护,张顺宝借机自诩能避祸避灾,这帮人就相继拜在他的门下,成了忠实的信徒。

张顺宝就这样从一个“瘪三”,变成了众人摩拜的“半仙”。

从“半仙”到“皇帝”,他要走朱元璋曾经走过的路。

到了1945年,也就是张顺宝“修仙得道”后两年的光景,遇仙堂的香火越来越旺盛,来入教的人数是以前的好几倍。

张顺宝开始变得狂妄自大起来,有一天,他想到了朱元璋的故事,便突发奇想:朱元璋没当皇帝的时候还做过和尚,我张顺宝现在比一个小和尚强多了,我也可以做皇帝呀!

朱元璋像

有了这个想法,张顺宝越发疯狂起来。岂不知:上帝要让一个人灭亡,一定是先让他疯狂。

张顺宝竭力勾结社会上一些流氓、地痞、赌棍等不法之徒来扩充自己队伍势力。

人多势众后,张顺宝野心勃发,俗话说:“耗子腰里别杆枪,起了打猫的心。”他加快了实现“皇帝梦”的步伐。

张顺宝对朱元璋的谋士刘伯温十分崇拜,对其奉若神明,每日对着他的挂像顶礼膜拜,祈求其指点迷津,辅佐他实现“宏图大业”。同时又把达摩菩萨、张天师的神像与刘伯温的画像挂在一起供奉。

三个既佛、又道、又俗的偶像就这样放在一起,成了张顺宝当皇帝的保护神。他天真地以为有了各路神灵的保佑,“大事”必成,将来荣华富贵一定会享用不尽。

张顺宝皇帝梦越做越玄,他想,要是当上皇帝了,就应该有个国号。他冥思苦想之后,最后决定以自己名字那个“顺”字打头,叫做“顺政国”。

国号总算是有了,接着,他又物色起了文武大臣来了,恰巧在这时,一位旧人来到遇仙堂投奔他。

此人名叫朱扣宝,与张顺宝是旧相识,苏北人,旧警察出身,日寇侵华时在苏北地区干了许多坏事。日寇投降后,他又来到上海干起了黑社会勾当,是虹桥一带流氓团伙中的“四大金刚”之一,其他三个人分别是张恒坛、殷有才、曹连生,都是欺压百姓的恶棍。

见朱扣宝来投,张顺宝眼珠子“滋溜”一转,立即来了主意。

“达摩佛祖发仙旨了,后天是十五,你把张、殷、曹三位道兄叫来,我要向你们传达法旨”。张顺宝低声音神秘地对朱扣宝说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朱扣宝满心欢喜地答应着。

张顺宝说的后天,也就是阴历六月十五,正是遇仙堂礼佛的日子。

张顺宝按常例上香拜佛之后,便将朱、张、殷、曹四人邀请到密室。

只见他端坐在正中的蒲团上,双目微闭,口中嗫嗫了一阵之后,突然压低声音,故弄玄虚地说:

听了这番话,朱扣宝等四人目瞪口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们自然辩识不出张顺宝骗人的手法。

张顺宝又说:

“你们几个是天上星宿下凡,朱道兄是白虎星,张道兄是飞虎星,殷道兄是黑虎星,曹道兄是锦毛虎。你们将来都是开国大元帅,是佛国的开国元勋。我们的大事成了,就可共享荣华富贵了。”

朱扣宝、张恒坛、殷有才、曹连生这四个混混,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将来能成为大元帅,顿时心花怒放,扑通一声齐刷刷跪在地下,大呼万岁,并朝张顺宝叩起头来。

网络图片

从这一天开始,张顺宝自称为“顺政国”皇帝,封朱、张、殷、曹等为“开国大臣”。每逢初一、十五礼佛的日子,张顺宝要求众信徒对他顶礼膜拜,高呼万岁,并焚香盟誓效忠与他。

张顺宝的梦想似乎变成了“现实”,他从“半仙”变成了“皇帝”。

当了“皇帝”的张顺宝又有了新想法。古代皇帝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现在条件虽然不具备,但也要先把后宫组建起来,将来再慢慢扩充。

于是,他在众信徒中选了几个被他严重洗脑,中毒很深的女子,封她们为妃子,每天晚上还有模有样地学起了古代皇帝翻牌子,轮流“侍寝”。张顺宝当“皇帝”越来越有感觉。

张顺宝还从妃子中选了一个20岁出头,叫易春仙的年轻女信徒,作为他的“传旨”人,张顺宝每次发号施令,只是微微动动嘴巴,咕咕哝哝不知说些什么,这时易春仙会翻译成白话给众信徒。

易春仙长期受张顺宝迷惑,中毒非常深,他蓄着过腰的长发,穿着不伦不类的古装,后来遇仙堂被捣毁,她被公安机关逮捕,依然执迷不悟,深信张顺宝就是真龙天子。

上海解放,张顺宝公然对抗新政府,屡屡受挫,仍死心不改。

1949年5月26日,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人民当家作了主人。旧社会那些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的组织已岌岌可危。

曾经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为非作歹之徒此时急急如漏网之鱼,惶惶似丧家之犬,四处寻找出路,一些不法分子趁机到遇仙堂避难,遇仙堂成了藏污纳垢之地。

投奔而来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张顺宝却天真地以为这是“天助我也”。

他找来四个“保驾大臣”说:“要想成大事,人越多越好,你们分头行动,把熟人、朋友都拉到这儿来,最好是过去干过事、拿过枪的人,一起与他们对抗。”他们,当然指的是新政府。

四人说干就干,分头四处拉人入伙。张顺宝则在遇仙堂利用封建迷信继续迷惑群众,广收信徒。几个月下来,“顺政国”人数增加到150余人。

张顺宝大喜过望,他对“四大臣”说:“达摩佛祖有法旨,明年是寅年,老虎当道,你们四个虎星就否极泰来了。”

张顺宝又说,“我决定把明年定为顺政国元年,拟具文武编制、订出选诏、要号召徒众保皇起义,推翻他们。”

不仅如此,张顺宝还要统一服饰、统一度量衡,重新刻制玉玺、御印、元帅印等权力标志标识。

所谓的“顺政国圣旨”

1950年的大年初一,张顺宝在遇仙堂举行分封仪式。封朱扣宝为“御令大元帅”、张恒坛为“行军大元帅”、殷有才为“黄军大元帅”、曹连生为“罡风大元帅”、易春仙为“督导御师”。

还有“左右丞相”“御文书”“藩台”“总兵”等官职。这些不伦不类的封号,都是张顺宝从小人书上看来的。

张顺宝野心勃勃地说:“我们顺政国,有佛祖保佑,定能取得天下,我们要在两年内完成大业,到时候大家共享荣华富贵。”

张顺宝下达圣旨,命各路元帅“化整为零,独霸一方建立组织、发展人员、扩大势力,抢劫财物以充实经费。”

他还组织骨干,妄图抢劫解放军的枪械,策划勾结太湖土匪吴国光,在太湖建立“游击基地”,还打算派人到南通,以设“济公坛”为名,发展武装,再以南通、镇江为根基,向苏北、安徽扩展。

“四大元帅”中的朱扣宝和张恒坛奉命前往舟山,联络国民党溃逃部队和一些散兵游勇,不过,他们还没成事就被我公安捣毁,二人侥幸逃脱。

1950年初,台湾国民党飞机多次轰炸上海,给人民群众造成很大损失,到了6月,美帝国主义又发动侵朝战争。

张顺宝看到形势有了变化,趁机指使信徒散布反动谣言:“天下要大乱、人遭劫难、风不调、雨不顺”,妄称要纠合百万之众,发动武装叛乱,建立“顺政国”封建王朝。

公安出手,一网打尽形形色色妖魔鬼怪,张顺宝“皇帝”梦彻底破灭。

“顺政国”这个反动、非法组织,一而再、再而三地与人民为敌,还妄图复辟封建王朝,这个乌烟瘴气、藏污纳垢之地早就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上海市公安局蓬莱分局通过侦查和群众举报,很快掌握了这个反革命集团的基本情况。

不久,又从破获的其他反革命敌特案件中,进一步发现了“顺政国”的一些重要线索,侦察人员顺藤摸瓜,经过三个月深入细致的侦察取证,充分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

这个躲在社会阴暗的角落里,打着理教的旗号,利用迷信活动经营反革命勾当的非法组织,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为了彻底摘除这个社会毒瘤,公安机关经过周密部署,制订了抓捕方案,决定在他们举行“升坛”“下神”等仪式时实施抓捕。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组织的骨干分子都在场,以将他们便一网打尽。

1950年8月16日,遇仙堂内烟雾迷漫,一片混浊,“皇帝和“文武大臣”穿着“顺政国”的统一服装正在举行活动。

早已在遇仙堂周围布下天罗地网的公安干警犹如神兵天降,一副副冰冷的手铐住了“皇帝”“大臣”等企图夺门而逃的不法分子,现场还缴获了“玉玺、龙袍、圣旨、御令、编制表、元帅印、先锋印”等一系列罪证。

遇仙堂被彻底捣毁,张顺宝的“顺政国皇帝”梦彻底破灭。

1951年4月,上海市军管会依法判处张顺宝等18名主犯死刑,26名从犯分别被判处1至10年有期徒刑。

1951年1月7日文汇报对此案件的报道

笔者在此想表达三个观点:

其一,疥癣之疾当重视,一定要及时割除,否则会酿成大患。像这种非法组织,对社会和群众造成极大损害,时间越久危害越大。就像疾病一样,久病不治就会拖成大病,处置起来就会更加麻烦,一定要把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

其二,没文化,真可怕。张顺宝的对世界、对社会的认知其实很肤浅,他只看到了朱元璋当过和尚,那只不过是个经历而已,也只是他的一个符号标识。他没有认清当时的社会与朱元璋那时完全不一样,更没有看到朱元璋带领队伍与陈友亮厮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他不懂,只想不劳而获,必定会失败。

其三,三观不正,心术不正,注定会失败。张顺宝通过封建迷信,迷惑群众,给群众洗脑,任由他摆布,特别是所谓“后宫”的妇女,任由他侵犯,像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必定不会长久,,一旦群众醒悟过来,一定会揭穿他的阴谋诡计。我们交友也一样,三观不正的人切忌交往,不管他有什么样的地位和身份,不管有多少钱,都不要去交往,这是禁地。

因此,我们做人首先要树立正确的三观,品质一定是好的,将来也就大差不差。

还有就是,心中有梦想是可以的,但不能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终将是空中楼阁,虚无缥缈。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着当“皇帝”,这可能吗?

参考文献:《新上海文史丛书》。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