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原精舍诗编年笺注稿》:1468
发布日期:2022-08-17 03:38    点击次数:123

1468-1

五月二十九日子申酒集胡园,分韵得德字

环庐烟树迷,微晴有佳色(1)。好事挟李侯,作社侑酒食(2)。名园奖夙尚,水石留胸臆(3)。依径绕亭榭,相看长荆棘(4)。齐叶满池荷,承日净如拭(5)。袅袅新燕浮,漠漠游鯈匿(6)。挥扇坐虚堂,嬉弄污纸墨(7)。裙屐虱老丑,枯肠漏湢㳁(8)。低散苍蝇声,几案接喘息(9)。兴亡不关人,狂痴欲成德(10)。风光借一醉,柳影向深黑(11)。酸骨托奔轮,夜城忘南北(12)。

【笺注】

五月二十九日(7月11日),子由既李孺(详见1449《胡琴初、李子申、汪甘卿见访》笺注)招饮胡园饮酒赋诗,陈三立分韵得“德”字写此诗。

诗描写了胡园的风光,自谦诗肠枯涩,感叹“兴亡不关人”的十句,表达了“风光借一醉”的成全自我品德的处世立场。

(1)“环庐”二句:云烟迷蒙的树木围着散原别墅,天色微晴,有了好景色。

    “烟树”,云烟缭绕的树木。南朝宋鲍照《从登香炉峰》诗:“青冥摇烟树,穹跨负天石。”

(2)“好事”二句:好事的李侯带着我们,组成社集,佐以酒食。

“好事”,指有某种爱好的人。《后汉书·郭太传》:“后之好事,或附益增张,故多华辞不经。”

“李侯”,指李孺。侯,为旧时敬称。

诗的前四句,交代李孺邀集胡园作社集。

(3)“名园”二句:名园激励了平素的好尚,泉石的风光留在胸中。

“夙尚”,平素的志愿或心愿。唐薛用弱《集异记·蔡少霞》:“少霞世累早祛,尤谐夙尚。”

“水石”, 北大跳楼犹泉石。多借指清丽胜景。唐李白《经乱后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诗:“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

(4)“依径”二句:沿着小路,绕过亭树,相看这里都长出了荆棘。

(5)“齐叶”二句:满池的荷叶长得整齐,承受着日光,洁净如擦过似的。

    “承日”,承受日光。唐刘禹锡《鹤叹二首》其二:“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

(6)“袅袅”二句:新燕轻盈地飞过,静静地游动的鲦鱼藏起来。

“袅袅”,轻盈纤美貌。晋左思《吴都赋》:“蔼蔼翠幄,嫋嫋素女。”

“漠漠”,寂静无声貌。《荀子·解蔽》:“掩耳而听者,听漠漠而以为哅哅。”杨倞注:“漠漠,无声也。”

“游鲦”,即白条鱼。

从第五句“名园奖夙尚”到第十二句“漠漠游鯈匿”,描写胡园的夏日景色。

(7)“挥扇”二句:摇着扇子坐在高堂中,嬉笑弄脏了纸墨。

    “虚堂”,高堂。南朝梁萧统《示徐州弟》诗:“屑屑风生,昭昭月影。高宇既清,虚堂復静。”

(8)“裙屐”二句:我这老丑置身在衣装时尚的年轻人中,枯涩的肚肠也漏出些流水来!

“裙屐”,裙,下裳;屐,木底鞋。原指六朝贵游子弟的衣着。借指衣着时髦的富家子弟。清赵翼《陪松崖漕使宴集九峰园并为湖舫之游作歌》:“綺寮砥室交掩映,最玲瓏处集裙屐。”

“老丑”,此陈三立自称。

“枯肠”,比喻枯竭的文思。唐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三椀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湢㳁”,水大流貌。元贡师泰《过仙霞岭》:“涓流乍逶迤,悬溜竟湢㳁。”

(9)“低散”二句:向下散发出蝇声似的吟诗声,喘息都呼到了桌案上。

“苍蝇声”,喻指低劣的诗文。清蒋士铨《一片石·宴阁》:“麻姑休得过谦,此阁自王子安作赋之后,恶札纷纷,无以解秽,今得麻姑染翰,大是佳话,使人知古今作者,但有真仙,彼下士蝇声,自当却走也。”此陈三立自谦之语。

从第十三句“挥扇坐虚堂”到第十八句“几案接喘息”,自谦自己的诗肠枯涩,为诗吃力。

(10)“兴亡”二句:国家兴亡与我们这些人不相关,癫狂到发傻气,要保全品德!

“狂痴”,癫狂痴呆,用为谦词。唐元稹《叙诗寄乐天书》:“命与不遇,未遭可为之事;性与不惠,复无垂范之言。兀兀狂痴,行近四十。”

“成德”,成就品德。汉王充《论衡·量知》:“故夫学者所以反情治性,尽材成德也。”

(9)“风光”二句:借着风光,成他一醉,柳树的影子变得又深又黑。

    从第十九句“兴亡不关人”到第二十二句“柳影向深黑”,叹息无力国事,而只是保全个人品德,借风光一醉。“兴亡不关人”一句,颇见内心的沉痛。

(12)“酸骨”二句:心酸刺骨,坐在奔跑的车上,夜间的城中,忘了城南城北的方向!

“酸骨”,酸痛刺骨。形容愤恨、悲伤。唐韦应物《往富平伤怀》诗:“衔恨已酸骨,何况苦寒时。”

“忘南北”,形容不辨方向。语出唐杜甫《哀江头》:“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忘南北。”

诗的最后二句,描写规程中的心酸之状。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