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争议的 2010 年诺贝尔奖:试管婴儿技术
发布日期:2022-08-23 00:46    点击次数:201

图片

推荐

我的新书

开篇2010 年 10 月 4 日下午,一个尺寸不大的学术报告厅中,挤满了前来采访的记者。大大小小的镁光灯被高高举起。围绕报告厅一角的发言桌被排列成一个光圈。谁都想在第一时间抓拍到即将到来的历史性时刻。这座报告厅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卡罗琳医学院内。让记者们翘首以待的,正是 2010 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奖名单。比起往年,那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格外引人关注。原因是之前公布的候选人中出现了一个极具争议的名字。早在获得诺奖提名前,他就已经饱受争议。围绕他有没有资格获得诺奖,公众甚至分裂成两个态度截然相反的阵营,舆论报道也是两极分化。这场舆论战中,有人把他奉为普济苍生的圣人,也有人把他视作恐怖的恶魔。连梵蒂冈教会都公开对他提出道德指控,把他称作上帝的弃徒。可以说无论这个人能否获奖,都注定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那么,这位候选人和的他研究成果为什么会饱受争议呢?选定课题1925 年 9 月 27 日,英国曼彻斯特的乡下诞生了一个男孩,他就是故事的主人公罗伯特·爱德华兹。爱德华兹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到小溪边观察小鱼产卵,喜欢在屋檐下看蜜蜂筑巢,所有与生命相关的东西,都能让他感到好奇。怀着这份童年的情感,爱德华兹不出意料地选择了生物学作为他的学业方向。在爱丁堡大学攻读博士期间,他的研究课题是《荷尔蒙如何调控老鼠子宫功能》。凭借这项研究,爱德华兹不仅理解了雌鼠体内的激素如何促进排卵,还发现了激素影响卵母细胞成熟的生理机制。

图片

图:爱德华兹(中间站立)他甚至因此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条件合适,人类的卵子是不是也可以在体外受精和发育呢?他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1955 年,在拿到了他的生物学博士学位后,爱德华兹毅然投入了这个课题的研究。连爱德华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人类胚胎的体外受精是一个冷门领域,选择了这个方向,就意味着更少的关注、更少的资金和更高的出成果的难度。但爱德华兹看中的是这项研究巨大的社会效益。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攻克人体体外受精的技术壁垒,解决万千家庭无法生育的难题。实验材料研究体外受精,最重要的实验材料就是精子和卵子了。精子不难获得,但是卵子可就难办了。人的卵母细胞都储存在卵巢里,必须进行创伤性手术才能取出来。这就意味着,根本不可能会有志愿者冒着手术的风险捐献卵母细胞。面对这种困境,爱德华兹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游说女性死者的家属把死者的卵巢捐献。项目刚开始的时候,爱德华兹总是在四处打探。一旦听说哪家医院刚刚有年轻的女患者去世,他就会立即赶去,找死者家属谈卵巢捐献的事。但问题是,谁会愿意在亲人刚刚去世时,就讨论这样的问题呢?所以,大部分时候爱德华兹刚一开口,就会碰一鼻子灰,搞不好还会挨一顿揍。二年后,处于困境中的爱德华兹终于时来运转了。一位名叫莫莉·露丝的妇科医生同意帮助他,把患者切下来的卵巢提供给爱德华兹。这是露丝第二次帮助爱德华兹,第一次是给爱德华兹的双胞胎女儿接生。不管怎么说,珍贵的卵母细胞终于有了稳定的来源,虽然数量依然稀少,但是研究终于可以继续了。[1]经费难题实验材料终于有了,但是新问题又来了——没钱。爱德华兹原本就知道,搞冷门研究的必然结果就是很难申请到科研经费,但他还是低估了申请经费的难度。当时最容易申请经费的机构莫过于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了。这家机构与英国国民健康部有紧密合作,只要是与生物学或者医学沾边的项目,他们几乎都愿意参与。但是,就是这种对别人来说唾手可得的研究经费,爱德华兹还是申请失败了。1963 年,爱德华兹向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提出申请后不久,就收到了评审委员马可尼的回信,他在回信中说:“很遗憾,我们不会向你提供赞助,哪怕一个硬币都不行。这不是钱的事,你的研究或许是有意义的,但我们没办法确定赞助的意义。”为了筹钱,爱德华兹再次拿出了当年游说患者家属捐出死者卵巢的精神,即便四处碰壁,也丝毫没有气馁。英国找不到钱,那就干脆去美国申请。在美国,他找到了福特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当时有一项赞助避孕研究的基金。与爱德华兹研究的体外受精领域相同,但方向正好相反。这一次,爱德华兹多了个心眼。他为了申请到经费,就干脆谎称体外受精的研究可以更好地指导避孕。果然,在隐瞒了真实意图后,福特基金会真的批准了他的申请。讽刺的是,到今天为止,这笔避孕研究基金资助的项目,已经让全世界多出生了 400 万名试管婴儿,真不知道福特基金会的人知道了这个数字,会作何感想。很有意思的是,爱德华兹的项目伙伴——产科大夫斯特普托常常靠着给人做流产手术来赚钱补贴研究。这对搭档都是拿着节育的钱,做着多生孩子的研究,绝对算得上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图片

图: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试验失败按说卵母细胞找到了,实验经费也有了,研究终于可以迎来进展了吧,但很遗憾,研究并不顺利。简单来说,一个试管婴儿要诞生总共分为 4 步:第一步:取出卵母细胞;第二步:让卵母细胞体外减数分裂, 学围棋变成卵子;第三步:帮助卵子完成体外受精并发育成胚胎;第四步:把胚胎移植到子宫里自然成长直到出生。结果,爱德华兹刚到第二步就被卡住了。根据美国科学家平卡斯的研究成果,人与家兔的卵母细胞在体外培养 12 小时,就可以自发成熟[2]。这本来是一个卵母细胞自然而然就会完成的生理过程,但是从 1965 年开始,爱德华兹又是更改培养液成分、又是添加荷尔蒙、又是替换各种饲养细胞……但不管爱德华兹怎么折腾,卵母细胞就是不会分裂。到了后来,爱德华兹甚至想出了用激素浸泡整个卵巢的主意,从这些做法上也看得出来,爱德华兹是真的绝望了。

图片

图:体外发育的人类胚胎。图片显示受精卵、8 细胞阶段、细胞粘附、压实桑椹、胚泡和带状孵化

图片

图:显示体内受精过程中精子和卵子相遇的光学显微照片。在接近圆形卵母细胞的图像中心可以看到单个精子。其他竞争的精子和细胞包含辐射冠,在中央卵母细胞周围形成保护性光环,在底部可见。1967 年的一天,莫利医生又送来一个卵巢。这一次,爱德华兹决定等得久一点,他把原来的 12 小时延长到 25 个小时。终于,奇迹发生了,卵母细胞在显微镜下开始产生了变化——染色体开始成形,核仁逐渐消失,减数分裂终于开始了。此时,爱德华兹终于明白:平卡斯的数据是错的。12 小时对人的卵母细胞来说远远不够。爱德华兹为了这个错误,已经耗费了整整 2 年。好在第三步,即体外受精阶段,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精子和卵子在体外的结合,比爱德华兹设想的要容易得多,这也极大地鼓舞了爱德华兹。1969 年,他开始招募愿意接受体外胚胎植入的实验者,准备挑战试管婴儿的最后一步了。惨败对于爱德华兹试管婴儿的研究,周遭一直都是反对声多过支持声。但志愿者招募信息发布后,结果让爱德华兹有些始料未及。报名者非常踊跃,短短时间就有一百多人报名。他们全都承担着无法生育的痛苦,把爱德华兹这个还没有成型的研究,当成是为人父母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一刻,爱德华兹突然从一位科学家,变成了一位即将改变百多个家庭命运的圣人,他陡然感到身上的压力和责任变重了。实验一开始进展得相当顺利。在人们的厚望中,爱德华兹感到自己的研究生涯到达了巅峰。那些平时反对他的人似乎也沉默了下来。接下来,就让他带着上帝的光环,亲手把这实验完成,让所有人,该闭嘴的闭嘴,该膜拜的膜拜。那段时间,爱德华兹有时会真的感觉到一种神性,也许他真的就是那位把神的恩惠带到人间的天使吧!就在爱德华兹坐等名利双收时,噩耗突然降临了。一百多名植入胚胎的妇女,竟然没有一个成功怀孕。这对爱德华兹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反对声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几乎要将爱德华兹彻底淹没。他坚定的信念,也在这血淋淋的事实面前被彻底击碎。爱德华兹几乎绝望了,他已经为这项研究投入了十几年的时间,为这次临床实验也做足了准备工作。但是,上百人次的实验竟然无一成功。或许对那些参与实验的志愿者而言,这只不过是又一次无效的求子尝试,但对爱德华兹来说,这就是他毕生追求的目标,就是他生命的全部。没有人在意爱德华兹的感受。在反对者眼中,爱德华兹的试管婴儿临床试验已经变成了一次彻头彻尾的丑闻。1971 年,在华盛顿召开的一场关于生物医学道德规范的研讨会上,诺奖得主“DNA之父”詹姆斯·沃森公开批评说:“研究体外受精,进行相关实验,使变相屠杀婴儿成为必要。”面对指责,爱德华兹选择了沉默。他无法请求志愿者们原谅,他知道惨败之下,没有人会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爱德华兹可以承认失败,可以忘记在项目中付出的几十年青春,但是身为一名科学家,他唯一不能放弃的,就是弄清楚自己失败的原因。转机时光飞逝,转眼来到 1977 年的深秋。一对普通的英国夫妇约翰·布朗和莱斯利找到了爱德华兹。夫妻俩感情深厚,却一直被无法生育后代的问题困扰。莱斯利女士因为患有输卵管堵塞,9 年来一直没有怀孕。虽然多次就医,但病情却不见好转。随着年龄的增大,想要拥有宝宝的愿望变得越来越迫切。他们告诉爱德华兹:“他们知道爱德华兹过往的一切。在要孩子这件事上,无论成功的概率有多低,他们都愿意去尝试。”面对布朗夫妇的请求,爱德华兹没有拒绝的理由。1977 年 11 月 1 0日,莱斯利接受了试管婴儿手术。这项手术爱德华兹依然无比熟悉,与上一次唯一不同的是,爱德华兹没有为莱斯利注射人造孕酮。爱德华兹几年来的思考是正确的,这一次,莱斯利成功地怀孕了。1978 年 7 月 25 日,莱斯利在英国曼彻斯特的奥尔德姆医院成功地产下了她的女儿——路易斯·布朗。[3]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试管婴儿。

图片

爱德华兹望着这个呱呱坠地的婴儿,泪水夺眶而出。此刻,他过去几十年经历的困难,遇到的阻碍,伴随着眼前新生的婴儿和布朗夫妇的喜悦,尽数浮现眼前。眼前的这一切,就是对他的工作的最大认可。他清楚地知道,这么多年扛住巨大压力和争议而坚持的道路,是正确的。

图片

史料图:爱德华兹、斯特普托博士,珀迪和婴儿时的路易丝反对浪潮这一年,是爱德华兹人生的转折点,但这个转折点却不属于试管婴儿技术。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后,停息了几年的口诛笔伐再次铺天盖地而来。伦理学者们面对公众向爱德华兹发难:试管婴儿技术不仅违背了自然生育的伦理道德,也根本没有真正解决不孕不育。科学界也开始老话重提,指责爱德华兹没有进行动物实验就把项目推到了临床阶段。还有人质疑说,布朗夫人也许根本没有接受试管婴儿手术,说不定整个实验都是伪造的。更多的人把目光放在了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身上,他们担心孩子很可能无法健康长大。在众多反对者中声音最大的,当属罗马天主教会:不道德、反自然、亵渎上帝……一顶顶大帽子接连不断地扣在爱德华兹的头上。人类的自然繁衍一向被宗教人士视为上帝权力的禁区。试管婴儿技术的出现却挑战了这种权威,使实验室诞生婴儿成为可能。宗教人士认为它在某些方面违背了人类伦理,比如那些在实验过程中多余出来未经使用的胚胎的命运。那些多余胚胎或被销毁或被无限期冷藏。如果认为精子与卵子结合就算是生命的开始,那么销毁胚胎无疑就是对人类生命的扼杀。爱德华兹工作的剑桥大学更是挤满了抗议示威的人们。他们手举标语,高喊着:“你们无权替上帝做选择!”爱德华兹的家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这场风暴的中心,虽然警察戒严了他家附近的三个街区,但他家的玻璃还是被各种各样的石头砸了个稀巴烂。后续这一次,无论多么猛烈的反对浪潮,也不会再打倒爱德华兹了。健康活泼的小露易丝让他的内心无比坚定。虽然英国政府和众多基金依然不愿为爱德华兹的项目提供资金,但在爱德华兹看来,他已经胜利在望。

图片

图:路易斯·布朗和她的母亲莱斯利(1978 年 10 月 9 日拍摄)繁衍生息的古老欲望早已深深地写入了人类的基因,又岂能是伦理纲常所能阻挡的?1980 年,已经有 5000 对夫妇签约排队,希望获得同样的治疗。爱德华兹和他的老搭档斯特普托一道,建立了世界首个人工受精诊所——波恩诊所。

图片

图:波恩诊所

图片

图:爱德华兹在波恩诊所的办公桌前同样在 1980 年,澳大利亚首例试管婴儿诞生。1981 年,美国首例试管婴儿诞生。1988 年,中国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也是在 1988 年,波恩诊所诞生了世界上第 1000 名试管婴儿!在事实面前,爱德华兹的成就终于得到了官方机构的认可——那个当初拒绝给他提供资助的委员马可尼公开表示了歉意。爱德华兹终于实现了经费自由。这一年,爱德华兹的老搭档斯特普托已经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当爱德华兹把这些好消息带给他时,斯特普托的眼中放出了喜悦的光芒,带着这份喜悦,斯特普托溘然长逝。获得诺贝尔奖让我们把时钟快进到 2010 年 10 月 4 日。在那个紧张、不安但又夹杂着期待的气氛中,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秘书长戈兰·汉松用非常洪亮的声音宣布:

“他的成果是一项影响深远的重要技术,为人类辅助生育带来了重大变革,其研究成果是现代医学发展的里程碑。他的研究为一个个原本可能面临不幸命运的家庭带来了新生,也标志着一个崭新的时代由此拉开了序幕。为表彰他在体外受精技术领域的开创性贡献,2010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罗伯特·爱德华兹爵士!”

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这是科学皇冠上的宝石,也是爱德华兹的巅峰时刻。但是,就在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的当天,梵蒂冈教皇立即召开发布会,单独就此事猛烈批评了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教皇斥责说:诺贝尔医学奖评审机构作出的有关决定“非常不恰当”。发布会上,代表教廷响应医学道德问题的生命学院院长鲍拉情绪激动地说:“我完全无法理解这次评选,爱德华兹的研究,毫无疑问是不道德、反自然的,他亵渎了上帝。”教会的言论被无数媒体争相报道,爱德华兹又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抗议的人们又一次举着横幅走上了街头,可是这次,人们高喊的口号与上次不同,这次人们说的是:“上帝赋予了我们选择的权利!”。面对游行群众的怒火,即便是从不认错的教会,也不得不出来缓和局势。刚刚发表了抨击言论的教会代表鲍拉,面对意大利国家电视台的镜头,用极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语调低声辩解道:“我承认,爱德华兹的获奖是可以理解的,他的研究成果不应被低估。虽然我之前表达了我的反对意见,但那仅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我相信,上帝希望我们过得更好。”尾声今天,试管婴儿技术又有了长足的发展。手术创伤更小,成功率更高,这离不开爱德华兹的努力与坚持。全世界的试管婴儿总数已经超过了 400 万,试管婴儿的技术也历经了三代,挑战了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高峰。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解决的是女性不孕的问题,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则解决了男性精子能力弱的难题。到了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就已经可以通过胚胎筛选,进行遗传疾病的有效预防了[4][5]。人类认知科学、创造技术之路从来就是不平坦的。有些时候,这种不平坦并非源于科学或技术本身,而是来自外部阻碍。“我永远忘不了体外受精实验成功的那一天,”爱德华兹在他的回忆录中说道:“当我从显微镜向下看时,我看见了奇异的文明……那不仅仅是一个受精卵,那是一个正在凝视我的生命,当时我想,这就是支撑我坚持到底的原因,是孩子,孩子是人生中最特别的礼物。”

图片

信源Robert G. Edwards, The bumpy road to human in vitro fertilization, Nature Medicine 7, 1091 – 1094 (2001), doi:10.1038/nm1001-1091 Pincus, G. & Saunders, B. The comparative behaviour of mammalian eggs in vivo and in vitro. Anat. Rec. 75, 537–545 (1939). 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与探讨 (shu.edu.cn) HANDYSIDE A H , KONOTO GIANNIEH , HARDYK, et al. Pregnancies from biopsied human p reimplantation embryos sexed by Yspecific DNA amplification [J ]. Nature , 1990 , 244 :7682770. HANDYSIDE A H , LESKO J G , TARNJJ , et al. Birth of a normal girl after in vitro fertilization and p reimplantation diagnostic testing for cystic fibrosis [J ]. N. Engl. J . Med. 1992 , 327 (13) : 9052909.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