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政府接连对能源巨头出手,欧洲艰难寻求能源转型
发布日期:2022-07-20 16:19    点击次数:75

  法国财政部7月19日发布声明称,法国政府将以每股12欧元(约合人民币82.9元)的价格收购EDF(法国电力)的16%股份,总金额约为97亿欧元。这将使目前已经是EDF大股东的法国政府完全控制这家公司。法国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也宣布了国有化计划。EDF公司的股份已自7月13日起停牌,等待公布计划细节。

  法国政府表示,随着欧洲各国争相寻找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替代品,EDF的国有化将提高法国能源储备的安全性。EDF是法国最大的,也是全球最大的核电站所有者。作为欧洲的能源龙头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收购决定一出炉就受到各界瞩目。针对16%股权的97亿欧元收购价也被广泛认为是一个足够有诚意的价码。

  “欧洲正经历一代人以来最糟糕的能源危机,法国政府希望以完全控股EDF的方式来将国内的能源消费置于控制之下,更长远的目标是,加大对能源行业的投资来有效减少对进口化石燃料的依赖。”彭博社对此评论道。而就在邻国德国,另一家大型能源企业Uniper也在危机中陷入困境,不得不向德国联邦政府求援。相关报道>>>《热词中的俄乌冲突:欧洲能源危机》

  祭出国有化为发展核电

  俄乌冲突给欧洲能源市场造成的重大冲击,迫使多国直接采取行政干预举措,设定价格上限。叠加新冠疫情影响,能源企业尤其是电力公司等公用事业单位成本大幅攀升,营收增长却十分有限,陷入经营困境。EDF原本是一家发电、输电和售电一体化的国有电力公司,但此前根据欧盟关于建设统一能源市场的相关法令,该公司被动进行了拆分和私有化改革。不过在法国特殊的经济环境中,EDF与SNCF(法铁)等其他行业巨头类似,总体上仍保持着国有企业的决策风格、文化特点,并且始终是法国最重要的能源电力企业。

  在连续多年现金流流出后,如今的EDF正面临着巨额债务负担。标普全球评级5月份表示,由于预计今明两年将出现亏损,EDF的债务到2023年可能会增加到1000亿欧元,而去年该公司的债务约为740亿欧元。

  一边是债务,另一边则是低迷的营收。在2022年上半年,发电量减少和电价限制导致EDF营业利润同比减少287亿欧元。一些法国媒体评论称,完全国有化的实质是以国家财政为EDF的业绩经营风险兜底,这既可直接减少中小投资者的损失,又有利于平抑法国电力价格,确保能源公平。法国一些实力强大的工会也一直在游说将EDF国有化,他们认为,把该公司从私人投资者中解脱出来,不仅有利于公司稳定,也有利于其服务于法国对抗气候变化计划这个优先目标。

  此次法国政府出价的97亿欧元不可谓不高。去年法国政府的财政预算总额为4000亿欧元,其中花在国防上的开支也不过600亿,养老金开支则为610亿。接近军费六分之一的出价足以显示出马克龙政府对EDF的高度重视。

  早在马克龙胜选连任之前, 北大跳楼他在3月17日就曾发表讲话重点谈论法国的能源主权和安全。他当时表示,“为确保能源主权,法国必须在资本所有权上重新控制几个关键的工业部门。并开启一场针对法国最大电力公司EDF的大幅度改革。在一些涉及国家主权职能的经济活动中(des activités les plus régaliennes),国家应该出面控制资本,并开启一场针对法国最大电力公司(EDF)的大幅度改革。”从那时起,EDF再次被国有化的计划就正式摆在了台面上。详细报道>>>《为保能源供应,法国总理:推动能源公司100%国有化+发展核能》

  与之同时引起关注的,还有马克龙的核电建设计划。他今年2月曾推出了一项长期能源计划,核电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法国计划到2050年新建6座第三代压水反应堆(EPR2),并开展再建8座核反应堆的可行性研究,其中第一座新建的EPR2将于2035年投运。EDF是重启核电计划的唯一主导者,是核反应堆的设计、建造、运营和维护方,而且还肩负着投资500亿欧元将老旧核电站延寿到2030年的使命,故EDF堪称法国现政府核电战略的核心角色。另外,为了限制温室气体排放,马克龙曾表示,法国将建造多达14座大型核反应堆和其他小型反应堆,以此实现净零排放目标,EDF的发、售电量在法国市场中的占比均超过80%,因此它对减排发挥的作用也备受期待。

  假使政府不介入,目前EDF背负的各项债务可能会阻碍马克龙政府雄心勃勃的计划。来自巴黎高商(HEC)的能源问题专家让·米歇尔·戈蒂埃告诉Euractiv新闻网站,“完全国有化会帮助EDF获得债务担保,将来其也可以用更低的利率借贷。”

  国有化EDF仅仅是马克龙重启核能之路上的一步。一段时间以来,法国试图在欧洲层面推动对核能作为清洁和绿色能源的认同,这一努力近日也收到了成效。7月6日,欧洲议会发表声明称,支持欧盟委员会提出的相关法案,把满足特定条件的天然气和核能项目列入欧盟一项应对气候变化的分类条例所涵盖的可持续经济活动类别。这意味着天然气和核能被贴上了“绿色”标签,将有助于引导更多私人投资进入天然气和核能领域。

  能源危机下德国巨头请求政府救助

  在经济衰退和能源短缺的的乌云笼罩下,需要政府出手的能源巨头远不止法国的EDF。法国的邻居——德国自两德统一以来首次出现月度贸易赤字,根据联邦统计局5月的进出口数据,德国进口额首次超过出口额约10亿欧元。当地时间7月8日,德国最大的能源供应商之一Uniper集团正式向政府提出国家援助申请。该集团在当前的天然气危机中陷入困境,目前正在与联邦政府商讨具体的援助方案。详细报道>>>《德国斥资150亿欧元救助能源巨头:不惜一切代价》

  Uniper公司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德国买家,与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Gazprom签订了巨额合同,因此也是此次欧洲天然气危机的首个大型受害企业之一。在欧洲宣布制裁俄罗斯之后,俄罗斯切断了部分输欧天然气供应作为报复手段,这使Uniper陷入了窘境。Uniper与俄罗斯的长期供应合同涉及200兆瓦时的能源,但自6月以来,Uniper只收到了40%的俄气。公司被迫在现货市场上高价采购天然气以弥补供应缺口,每天损失高达3000多万欧元。

  据德国《世界报》报道,德国联邦议院5月通过修订后的新版能源安全法草案,按照规定,在紧急状态下联邦政府可接管能源公司。德国总理朔尔茨已承诺会对Uniper进行援助,但未透露援助的具体细节。彭博社7月18日报道称,德国政府准备“很快”就如何救助Uniper做出决定,但目前其与Uniper的谈判“很困难”。

  7月22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宣布,联邦政府已与德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商Uniper能源集团就援助方案达成一致。救助完成后,联邦政府将持有该集团30%的股份,同时将该集团的贷款额度由20亿欧元提高至90亿欧元。30%的股份将使联邦政府获得公司重大战略决策的投票权。德国总理舒尔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Uniper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及其能源安全非常重要。将尽一切努力确保德国、公司(Uniper)和公民度过危险。”

  朔尔茨还称,联邦政府已允许该公司将额外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价格上涨将从9月1日或者10月1日开始。“这很可能会产生额外的费用,比如对于一个四口之家来说,每年的支出可能将增加200或300欧元。”但同时,德国政府将采取措施保护疲困家庭免受价格上涨的影响。

  法德等欧陆国家在国内能源转型进入关键阶段的当下,还将注意力放到了中东和非洲,尤其是当地的天然气资源。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近日表示,欧盟已与阿塞拜疆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天然气从里海输送到欧洲,以提高南部天然气管道的容量。她表示,到2027年,管道的容量应该可以向欧盟每年输送至少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与此同时,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和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于7月18日签署了一项协议,将流入意大利的阿尔及利亚天然气量增加近20%。这项协议最早可能在7月底生效。

  然而,觅得拥有大量天然气储量的供应国并不意味着欧洲的燃眉之急就此得到解决。虽然液化天然气所占体积只有气态的六百分之一,且可被泵入冷藏船的罐中跨海洋运输,但其需要在目的地重新气化再可注进管道系统,这就需要欧洲的接收方拥有完备的终端基础设施。为了进一步节省天然气,除了像法国在核电领域“开源”之外,奥地利、法国、荷兰等国也宣布了重回煤炭的措施。然而,法国媒体报道称,这些暂时启用煤电设施的方案只能在明年产生效果,发电量也远远不能弥补缺口,并非中长期的可靠解决方法。

  微博博主解读

点击进入专题: 今日热点精编

责任编辑:张玉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