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发布日期:2022-07-30 11:22    点击次数:105

《尚食》播出过半,整体未见惊喜。

依旧是于正偏爱的那套文化标榜——

精致服道化做韵,氛围给够,概念给足。

然而落到一剧之本——剧情。

无论是男女主的爱情线,还是宫廷背景的权谋线,都铺展得有些仓促。 逻辑薄弱处以老套桥段作补。

这一回想要再造爆款恐怕并不容易。

吐槽归吐槽,不过就像飘之前说过的,于正的剧再不讨喜,可有一点儿好: 带新人,用老人。 前者的质素虽然参差不齐,但一些老演员能够借助他的剧焕发事业第二春,也是实实在在的。 比如这次《尚食》中就有一人,时隔多年又把飘给惊艳到了。 王艳。

剧中她饰演深沉威严的孟尚食,统管后宫御厨司膳。 戏份不算多,但打从出场起,就把不好惹、有故事写在了脸上。

随着剧情发展,角色的幽密过往逐渐掀开,王艳对人物情绪的把控,有反差,亦可见细腻的层次。

算是剧中少见的一抹亮色。 想想也是挺怪。 提起王艳,可能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是那几个经典的白月光角色。

而在短暂的惊艳之后,王艳似是悄然淡出了大众视野。

直到多年后,她在亲子综艺中露面,形色中多是为妻为母的安逸喜悦。 对于曾照亮一代人回忆的演艺事业,则并未显现出太多的热忱。

可就是这样一位家庭为先、事业心平平的女星,如今再度回到荧屏中央。 甩掉柔美的回忆滤镜,同样能够凭借精湛的演技出圈。 对比当下演员们一边卯着劲博关注,一边不敢轻易踏出舒适圈的事业心内卷。 不禁让人好奇。 王艳这般进退自如的笃定,究竟从何而来?

王艳演技好,几乎已是公认的事实。 回望早年几个经典角色,虽因眉眼清秀,面型圆润,塑造的大多是柔美那一挂的古典美人。 但在人物个性上,趋同性并不强。 晴儿温婉灵秀,是涉世未深、备受呵护的尊贵公主。

白飞飞城府深,身世凄惨,是痴情又心冷的复仇少女。

在《花姑子》中,王艳更是一人饰演了三个角色—— 深闺小姐钟素秋,儒雅善良、至情至性。

却也在感情中难逃柔懦寡断,有时看得人干着急。

纸素秋和点素秋,一个未开心智、天真刁蛮,一个聪颖爽直、一身侠气。

两者皆由素秋画像幻化而生,戏份都不多。

三个角色无疑各有瑕疵,却依旧不妨碍多年后大家越过女主,在回忆杀中对这三个女配角色投注更多的热情。

只是,当飘试图走出角色。 回过头想要探一探为何王艳的专业起点如此之高时。 搜寻到的信息,倒着实让飘有些出乎意料。 非科班出身,早年习舞。 因《梅花烙》中舞女一角被琼瑶看中,进而出演了《还珠格格》中的晴儿。

都知道琼瑶选人讲求个形神兼备。

从早期录像中也不难发现,彼时的王艳情态上确与晴儿有不少相似之处。 说话慢慢悠悠,情动时莞尔一笑。

独特的甜糯嗓音,尾声带些儿化音。

若说此时的王艳,还多多少少沾了些青春洋溢、本色出演的光。 可看20多年后,王艳在某综艺节目中再现《还珠》名场面。 面容多了褶皱, 学围棋体态也不再轻盈。 当那一声“老佛爷”垂泪唤起,哪怕不靠回忆滤镜加持,她的神色也与曾经的晴儿无异。

一次采访中,主持人询问王艳是否有针对戏中狠厉角色训练过眼神。 王艳否认,只笑着说其实戏中的一些眼神,倒是和自己平日里被儿子惹恼时大致相仿。

很难就此定义王艳就是体验派演员。

但多少也能让我们对一位优质演员的素养略窥一二。 投入角色,善于在生活中保留和借鉴情绪。 所谓灵性,或许正是一种时常保持敏感的本能。

灵心慧性,也塑造过不少经典角色。 有这样的资质和资源,在旁人看来理应要乘胜追击,在演艺圈站稳脚跟才是。 但王艳却似乎对自己的演艺事业并未有太多留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淡出公众视野中央。 为数不多的现身,也多是以一位妻子或母亲的身份。

对此,坊间总爱拿她的豪门婚姻作文章,试图以“为爱退圈”来解释当红女星的悄然离场。

但实际上,早在凭借晴儿一角走红之前,王艳便已经走入婚姻。

若非婚后一次度假途中受到邀约,也未曾计划要借机踏上演艺之路。

而后期渐渐淡化自己的演员身份,也远非世人热衷脑补的那般,女星为迈入豪门不得已交换出事业筹码。 更多是王艳的个人选择。 性子淡,不喜热闹。 在一众老友的印象中,年轻时的王艳行事总是温温吞吞。 再要紧的事也不见她有过急切和慌张。

重要比赛前,大家紧张候场。

唯有她,听闻时间有富裕只想着再睡一会,还险些错过了比赛。

也不怎乐衷社交,交友多靠缘分。 圈内好友寥寥。

拍摄《还珠》期间,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在片场却和他人交集不多。 直到一部戏拍完,大家匆匆散去,她则与片中饰演老佛爷的赵敏芬老师结成忘年交。 多年后再重逢,老人家将王艳一把搂住,亲昵的样子足见感情之深厚。

不过,许是年少离家,10岁便远离父母独自赴京习舞,淡然的王艳独立要强。

却也对家、对家人有格外深的牵绊和热望。 山东人讲“上车饺子下车面”,在王艳的记忆中,饺子总与离家的心酸密切相连。 多年后哪怕已为人妻、为人母,饺子仍然是王艳鲜少会碰触的食物。

随性但顾家。

结婚自然也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文工团期间经人介绍认识现在的丈夫,而后相知相爱,水到渠成走入婚姻。 早年的访谈综艺热衷八卦女星的家事婚姻。

王艳也从不避讳,乐于向大家分享自己的婚姻日常以及育儿心得。 节目中放出她与儿子玩乐的录像,她在一旁笑得灿烂,情绪之高昂是之前任何一次亮相人前都不曾见过的。

谈及婆媳关系,家中长辈仍有不少大家长的做派,但王艳对此也能坦然接受。

为照顾婆婆而辞演,在她看来更是义不容辞的事。

显而易见,王艳骨子里是一个相对传统的人。 诚然,作为演员,她有其轻盈敏感的一面。 在她一系列的塑造中,我们也能瞥见她少女时期清新脱俗、纯真烂漫的样子。 但进入人生的又一阶段,在她的价值排序中,家庭终究还是要摆在个人事业之前。

她像是你儿时会向往的那类小姨或姐姐,气质婉约,为人和煦,行事做派在大家庭中独树一帜。 你本以为她的归宿势必要与众人不同些。 不曾想,她不仅早早出阁,更坦然迈进了锅碗瓢盆的繁芜琐事,与姨婆们笑谈家长里短。 原来,她也不能免俗。

可当你认定她会全然委身为人妇,投入相夫教子中时。 她亦攥着一口心气儿。 实际上,王艳从不曾真正离场。 虽在塑造了一系列经典角色后,渐渐放缓了接戏频率,但仍保持着每年一部戏的产出。

甚而在产后,事业心更强,选择的角色类型也更多样。 近些年的影视作品中,不时可以见到她的身影。 《请赐我一双翅膀》中,人手一条背带裤仿佛大型超级玛丽cos现场。 直到王艳饰演的凤姐上线,不怒自威中,方让人恍然品出些女子监狱的严酷惨厉。

《当家主母》中,她又化身热络爽直的饭店老板娘。 戏份不多,可听到她对着蒋勤勤叫一声“沈姑娘”,也是让飘瞬间梦回《青河绝恋》了。

不过,关于产子后这不减反增的“反常”事业心,王艳的解读或许又要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为了更好地与儿子沟通。

以家人为重的内核始终没变。

正如家庭在王艳心中始终占据着重要比重。

谈到王艳,其实也很难避开她身后标签感十足的豪门婚姻。 也难免会将她,和其他几位结缘豪门的女星作比较。 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难作拆解。 但若从境遇相似的角度选一位来对标,刘涛或许再合适不过。

同样都是外人眼中“当红女星搭配巨富大亨”的豪门婚姻。

且在婚后都历经过一段由财务危机诱发的艰难。

风雨后回归大众视野,也都在演艺圈中迅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并渐渐开垦出属于自己的一角。 只是,若要细究两人在事业上予人的观感,个中差异倒还蛮值得玩味。 一位事业心强盛,喜张罗铺排,一股子拼命劲,内娱能出其右的着实不多。 一位佛系淡然,更重家庭,事业上尽力而为,实际也并未投注过太多精力。 可怪就怪在。 就角色塑造的效果来说,更拼命、更有干劲的前者,远不如后者的专业度来得精湛、扎实。

那,仅仅是因为王艳在演戏上更有天赋、更有灵性? 如此说辞未免太单薄,也太刻薄。 飘倒觉得,不如说是不同的个性,造就了两人在处世方式、方向上的差异。 看同样是谈起婚姻中那段心酸往事。 刘涛情态腼腆,却难掩眼角笑意。

对于这一段风雨同舟的经历,是满眼的宽慰,亦有隐隐的自豪感。 而反观王艳则要平静得多,只说自己没怕过。

主持人有意引导,问她是否对丈夫说过诸如“我爱你”此类的体己话。

她也反应淡淡:“可能(有)吧。”

但提到若危机重来,虽赶忙调侃自己“乌鸦嘴”,却也言辞坚定——

还是会做同样的事。

说白了,各种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

大部分细节不愿再提起,并非薄情,只是不想过度放大那一段不幸与自己的付出。

王艳常说自己有“选择性失忆”。

或许不见得是真的忘记。

但若心力有限,能将一些不重要、不愉快的经历冷处理,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消解。 世人说“难得糊涂”,重不在“糊涂”的程度,而在“难得”的尺度。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