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与英格兰千年的恩怨情仇,会成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翻版吗
发布日期:2022-08-03 06:12    点击次数:133

俄罗斯和乌克兰打得不可开交,一众欧美国家仿佛申公豹附体,挑唆、指责无所不用其极。其中跳的最欢,喊的最响的当属英国了。

可很多人没注意到,英国的英格兰和苏格兰,与俄罗斯和乌克兰,竟大有异曲同工之妙,简直就是彼此的翻版。

话说混沌初开,在欧罗巴大陆西北角,北海和大西洋之间,有个21万平方公里的岛屿,岛上生活着一些原住民,称作不列颠人。

这些原住民没有文字,所以只在岛上留下诸如巨石阵等建筑,其他的就难以考证了。

公元前54年,罗马战争狂魔凯撒,率领罗马军团征服了不列颠岛,根据岛上原住民的名称,将这片岛屿命名为不列颠尼亚。

在罗马人眼中,不列颠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野蛮人,只要杀不光,就隔三差五地整你一下子。

习惯于兵团作战的罗马人,被原住民的游击战术整得寝食不安,不知是无师自通,还是得到了东方古国的真传,罗马人居然在不列颠岛上修起了哈德良长城。

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罗马人撤离了不列颠岛,原住民在被罗马人统治了400年后,终于光复了整个岛屿。

可原住民还没来得及欢呼胜利,一个更野蛮的部落,出现在哈德良长城北部的草原上。当年的凯撒大帝曾经和这个部落干过几架,所以印象深刻,给这个部落取名为凯尔特人,意思是红头发的游牧部落。

游牧部落打仗不讲究什么战术,而不列颠岛上的原住民,被罗马人统治了几百年,能够活下来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所以罗马人几百年没做到的事情,凯尔特人很快就做到了。他们把岛上的原住民赶到了威尔士半岛,成为不列颠的新主人。

凯尔特人之所以来到不列颠岛,他们也有难言之隐,本来在欧罗巴大陆,他们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可是一个更野蛮,更贪婪的部落:盎格鲁·撒克逊人(后文简称盎撒人)。

盎撒人和凯尔特人的区别,一个是红头发,一个是黄头发。

黄头发的盎撒人看到红头发的凯尔特人就不爽,不惜代价,也要把凯尔特人赶离了家园。

占了人家地盘,你消停会儿不就是了,盎撒人偏偏不肯。他们贪婪、狂妄,喜欢掠夺和杀戮,对抢地盘儿不感兴趣。抢来也没用,盎撒人不会种地,更受不了游牧的辛苦,他们最热衷于不劳而获,是天生的强盗。

看到凯尔特人逃之夭夭的身影,盎撒人穷追不舍,也登上了不列颠岛。

周围都是大海,偌大的不列颠岛宛如一个决斗平台,凯尔特人再也无处可逃,只得硬的头皮与盎撒人决斗。

决斗的结果可想而知,盎撒人大获全胜,不列颠曾经的主人凯尔特人,被杀得溃不成军,只能躲进不列颠岛东北和西北的山区中苟延残喘,而凯尔特人躲避的这片地区,就是后来为人熟知的苏格兰地区。从此凯尔特人就变成了苏格兰人。

不列颠岛上那些可怜的原住民,龟缩在威尔士半岛,变成了威尔士人。

不列颠岛面积最大,土地最肥沃的英格兰地区,被盎撒人占据了,从此这些人被称为英格兰人。

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分界线,还是那道哈德良长城。

关于这段历史,无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后世子孙怎样的粉饰,把凯尔特人和盎撒人之间的战争描述得多么的浪漫,说到底还是两个野蛮部落之间的争斗。

处于敌对状态的两个部落,都擅长用屠刀说话,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

所以在罗马人撤离不列颠岛之后的400年里,整个岛上出现了无数个各自为政的小部落,相互间杀伐不断。宛如东方古国的春秋末期。

直到公元800年左右,部落首领肯尼斯统一了苏格兰各部,成立苏格兰王国。肯尼斯也成了苏格兰的始皇帝,人称肯尼思一世。

苏格兰虽然完成了统一,但很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不是英格兰人的对手,所以老老实实地留在哈良德长城以北放牧吹风笛。

哈良德长城

公元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进攻英格兰。一盘散沙的英格兰各国,根本不是诺曼底公爵的对手。英格兰的国王,可能偷看了司马公的《史记》,竟然玩起了和亲的把戏。

不过这位英格兰国王,没把闺女送给诺曼底公爵威廉。而是把女儿送给了英格兰人一直不怎么看得起的苏格兰国王。

天上掉下来个金发碧眼的大美女,红头发的苏格兰国王一见,就像是孔乙己看到了茴香豆,明知自己消费不起,也打肿脸充胖子,愣是把那位英格兰美女,纳入后宫。

诺曼底公爵杀入英格兰,英格兰国王见势不妙,凉锅贴饼子—溜了,躲到苏格兰女婿家里避难去也。

诺曼底公爵威廉占领了英格兰后,踌躇满志的他开始检查战利品。结果有些出乎意外,他最想得到的黄色的金子和金发的美女,实在少得可怜。

有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家伙,煞有介事地对威廉说:“金子和美女,我们英格兰以前多的是,不过现在,都被前国王带到苏格兰去了”。

真是岂有此理,怒不可遏的威廉,起兵征讨苏格兰。

历史经验证明,凡是因为美女引起的战争,拥有美女的那一方, 北大跳楼注定就是失败者。从越国的西施,到特洛伊的海伦,莫不如此。苏格兰也不例外。

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苏格兰国王,稍作抵抗就投降了。

国王投降,不代表苏格兰王国投降了。

在欧洲,国王属于易耗品,一个国王倒下去,千千万万个国王站出来,凡是有点儿野心的人,谁不觊觎那闪闪发光的宝座。

很快,苏格兰人又推选出新的国王,继续和英格兰斗。

威廉做了英格兰的国王,被人称为威廉一世,本来苏格兰国王投降以后,威廉是有机会拿下苏格兰全境的,可正当他秣马厉兵,准备杀入苏格兰之际,有人看威廉不爽了,这个人就是法国国王。

威廉现在既是诺曼底公爵,又是英格兰国王。这事让谁心里也不舒服。

可诺曼底是威廉的封地,英格兰是人家凭本事抢来的,法国国王想从威廉手中把诺曼底要回去,威廉自然不肯。

现在威廉兵强马壮,法国国王斟酌再三,感觉与威廉开战,他没有必胜的把握,于是暗中唆使苏格兰国王说:“威廉这厮太不地道了,削他”。

苏格兰国王说:“我也想削他,可我脚底板长痦子—点太低,怕是整不过威廉那家伙”。

法国国王说:“兄弟你大胆地往前走,出了事有我罩着你”。

在法国国王的极力怂恿下,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关系急剧恶化,双方数次兵戎相见,虽然苏格兰有法国国王给撑腰,可毕竟和对手实力相差悬殊,总是打败仗。

可苏格兰地势险要,英格兰想吞并苏格兰也不是件容易事。

战争进行到这种时候,就只有议和一条出路了。

议和的条款,苏格兰臣服于英格兰,但区域内高度自治,有自己的国王。每年英格兰还应向苏格兰支付一定的金币作为补偿。

几乎与此同时,东方的南宋朝廷也签订了内容差不多的和议。只不过前者被认定为是“聪明的抉择”;后者则被足足骂了上千年。

这份看似不平等的合约,为英格兰的北部边境赢得了将近300年的和平。终于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耐不住寂寞,撕毁了和苏格兰的合约,攻入苏格兰境内,囚禁了苏格兰国王约翰.巴里奥,并强迫他退位。

爱德华一世死后,他的儿子爱德华二世,做了英格兰国王和苏格兰国王。

1309年,苏格兰爆发农民起义,起义军领袖罗伯特.布鲁斯,宣布不承认现任的苏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并宣称他才是苏格兰王罗伯特一世。

此时小小的苏格兰境内出现了两个苏格兰国王。

罗伯特一世纵横捭阖,用了5年时间,基本上统一了苏格兰全境。在苏格兰,爱德华二世只剩下斯特林堡这一座城市。

迫于压力,爱德华二世只好御驾亲征。爱德华二世动用手下所有精锐部队共25,000人,包括3000多名重甲骑兵。而罗伯特的手下只有1万多名长矛兵。

这就是当时英格兰和苏格兰国家级的战争规模,跟东方古国比,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罗伯特知道英格兰士兵善于骑射,于是他做了精心的准备。他让士兵们在阵地前挖了许多小圆坑,等敌人冲锋时可以弄断敌人的马腿。

然后又让士兵们躲进两边的树林中,用树木来防止敌人射来的箭。

最后罗伯特一世还让为数不多的骑兵守在他的身边,打胜了他可以带人一马当先,乘胜追击。打败了也方便逃跑。

罗伯特一世这三脚猫的安排,居然还被苏格兰人称作杰出的军事家。简直就是井底之蛙。但凡他们看过《三国演义》,就不会这么说了。

罗伯特一世蠢,爱德华二世更蠢,这场战争让人们刷新了蠢的下限。

爱德华二世手下只有25,000多人,可先头部队和走在最后的队伍,竟然有三天路程的距离,队列前后长达120多公里。

英格兰的队伍还未完成集结,一位英格兰武士亨利.德波宏,突然看到罗伯特一世的身影。本着万马军中取上将人头的勇气,这位英格兰武士手持长矛,纵马直扑罗伯特一世。

罗伯特一世指挥打仗马马虎虎,可他在战场上真不是盖的,人称欧洲第一战斧高手。也许罗伯特一世就是程咬金转世,程咬金也是做过混世魔王的。

说时迟、那时快。英格兰武士亨利.德波宏转眼杀到罗伯特一世面前,手持长矛,分心就刺。

罗伯特一世不慌不忙让过长矛,手起斧子落,仅一个照面,就把英格兰武士亨利.德波宏劈于马下。

英亨利.德波宏是英格兰著名的武士,他被罗伯特一世杀了,沉重打击英格兰军队的士气。

为了鼓舞士气,爱德华二世下令开始进攻,罗伯特一世战前的安排,果然给英格兰的骑兵造成一定的损失。

但这些损失英格兰人还能承受得起,很快英格兰人就和苏格兰的长枪兵杀到一起。

罗伯特一世的安排真有些奇葩,让士兵们使用弓箭不香吗。也难怪蒙古骑兵会给欧洲人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管你什么欧洲第几,骑兵一顿弓箭射过去,最后就只剩一只满身箭簇的大刺猬了。

爱德华二世倒是有弓箭兵,可他的弓箭兵都是步兵,却要用来对付苏格兰的骑兵。

就在双方杀的难解难分之际,罗伯特一世在刚才屠杀英格兰武士亨利.德波宏时,振奋了信心,一马当先,向英格兰军队发起冲锋。

爱德华二世和他的近卫军望风而逃,正在奋战的英格兰士兵,发现他们的国王逃跑了,斗志全消,顿时溃不成军。

班诺克本战役,苏格兰人大获全胜,他们声称杀死了3万多英格兰士兵,居然比参加这次战役的英格兰士兵总数还要多。反正吹牛不上税。

打了败仗的英格兰,只能躲在角落里委屈的解释:我们就损失了9000人。

对于只有25,000名士兵的英格兰来说,死亡9000人,也是他们不能承受之重了。

战役结束以后,英格兰人被迫承认苏格兰的独立地位。

1329年,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抱着心爱的战斧,不知是去天堂还是地狱报道去了。

英格兰人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毫不犹豫地发动了对苏格兰的进攻。

1333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在哈利顿山战役中大败苏格兰,打的罗伯特一世十岁的儿子大卫二世,无比狼狈的跑到法国避难。

爱德华三世向法国国王索要大卫二世,遭到拒绝后,爱德华三世竟然宣称他是法国国王。因为他是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的外孙。

爱德华三世这种不要脸的行为,让法国现任国王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从而导致了英国和法国之间的百年战争。

苏格兰国王大卫二世在法国待了7年,1341年,17岁的大卫二世回到苏格兰,继续和英格兰作对。让英格兰人处于两线作战的不利境地。

在百年战争期间,苏格兰人还派遣大批军队进入法国,和法国军队并肩作战,让英格兰军队吃足了苦头。

百年战争以法国获胜而告终,而苏格兰和法国的友谊,却足足保持了265年。

直到16世纪,苏格兰进入了著名的玛丽女王时代。

玛丽·斯图亚特1542年出生,出生7天后,她就成为苏格兰女王,史称玛丽一世。

10岁那年,玛丽一世嫁给了法国王子,8年后,王子病死,18岁的玛丽一世,带着儿子继续回苏格兰做女王。

玛丽一世有个弟弟亨利,按照王位继承权,亨利到英格兰做了国王,被称作亨利八世。

如果亨利八世没有后代的话,玛丽一世还可以英格兰女王。

当时的玛丽一世,既是法国的王妃,又是苏格兰的国王,还有机会成为英格兰国王。可谓是前途无量。

不过没等玛丽一世实现自己的梦想,苏格兰的贵族搞宫廷政变,玛丽一世逃出王宫,逃到英格兰避难。

玛丽一世的儿子,詹姆斯六世被群臣推举为新一任的苏格兰国王。

英格兰国王是伊丽莎白一世,她是亨利八世的女儿,亨利八世是玛丽一世的弟弟,所以玛丽一世是伊丽莎白一世的亲姑姑。

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一世知道这个姑姑厉害,容易被人利用,成为威胁自己王位的工具,所以把玛丽一世关进监狱。

玛丽一世吃了18年牢饭,她的宝贝侄女最终还是没有放过她,1587年,玛丽一世被侄女送上了断头台。

伊丽莎白一世终身未嫁,她临死之前,指定英格兰的王位继承人,是她的表弟,玛丽一世的儿子,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

就这样英格兰和苏格兰经过五六百年的斗争,终于以这种荒诞无比的方式结束了敌对状态。

詹姆斯六世的儿子叫查理一世,他也是英格兰和苏格兰两国共同的国王。

不过这位查理一世很不幸,因为反对君主立宪,最后被反对派送上断头台。

没有了苏格兰这个心腹大患,英格兰在这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成为世界贸易规则的制定者,并开始对苏格兰长期的经济封锁,

在英格兰人长期的经济封锁下,苏格兰的经济举步维艰,民生凋敝,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达成协议,各自取消国家称号,实行君主立宪制,改称大不列颠联合王国。

都说强扭瓜不甜,对苏格兰人来说,与英格兰合并是被迫的,是城下之盟,双方你死我活打了几百年,谁身上都背负着对方累累血债。

这种仇恨是刻在骨子里的,只要想起来,就会让人隐隐作痛。

对于和苏格兰合并,很多英国人想不通,英国的王室都是苏格兰人,这岂不是等于臣服于昔日败将手下。

而苏格兰人更是不满,虽然他们的土地常常被侵略,但苏格兰人从来没有被征服过。

所以苏格兰的分离运动,从它与英格兰合并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

后来无论是拿破仑,还是希特勒,都曾试图唆使苏格兰独立。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一个著名的国际笑话,更让苏格兰人恼怒不已。

有人说:英国可以和阿根廷结为盟友。

英国人反驳说:只有愚蠢的家伙,才会和自己敌人结盟。

然后就听对方悠悠的道:你这是在讽刺苏格兰吗?

英国人竟无言以对。

“2014年,苏格兰举行脱离英国的公投,投票率高达84.59%,最后以公投票数55.3%比 44.7%, 否定了苏格兰独立。

但事后有苏格兰人指出,这次公投有舞弊行为,要求再次公投。结果被英国政府拒绝。

转眼间距上次公投已经快10年了,现在的英国,和8年前的英国,更是昔非今比。

现在英国已经宣布脱离欧盟,关起门来过日子。这是否也意味着,苏格兰和英格兰同室操戈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

风水轮流转,从前的日不落帝国,已经是日薄西山。现在的英国经济,高度依赖北海出产的石油天然气。而北海是属于苏格兰的。

这等于英国的经济命脉掌握在苏格兰人手中,不用再看英格兰人的脸色吃饭了。

如果有朝一日,苏格兰宣布独立,英国政府会不会出兵镇压,美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是否会成为现在俄乌战争的翻版?我们将拭目以待。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